0371-6777 2727

三槍和獨腳戲兩張上海文化名片撞出激情火花

更新时间:2021-09-12

  昨晚,站在文化廣場的舞臺上,面對臺底下黑壓壓的觀眾,上海獨腳戲名家毛猛達深深一躬,起身的那一刻,他突然有些晃份:《石庫門的笑聲》线萬人次的觀眾買票觀看我們的獨腳戲專場了?如潮的掌聲、洶湧的喝彩聲,一下把毛猛達拉回現實:是的,從2018年9月至今,《石庫門的笑聲》扎紮實實駐演了100場,就憑著自己和搭檔沈榮海的兩張嘴,創造了上海獨腳戲專場演出史上的一大奇跡!

  一時間,毛猛達百感交集:一度冷寂的上海獨腳戲,如今榮耀回歸,迎來了獨腳戲歷史上的高光時刻。一如上海“老字號”三槍,歷經八十余載歲月滄桑,在新的時代涅磐重生,再度縱橫商海,享譽海內外。獨腳戲和三槍這兩個有著悠久歷史的上海文化名片,因為這一部《石庫門的笑聲》而親密“戀愛”,上海三槍(集團)有限公司成了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全程特別支援機構,雙方因著同樣深厚的文化底蘊、堅持創新的理念,不斷碰撞出激情的火花,共同煥發了品牌與藝術的青春。

  獨腳戲,作為滬語文化的藝術承載者,一度盛行于上海及江浙一帶。上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,電視興起滬語情景劇,眾多獨腳戲演員轉戰熒屏。由於電視傳播快速而廣泛,原本需要幾個月時間打磨的獨腳戲作品,一上電視就“漏了包袱泄了氣”。創作後續乏力、演員過度曝光,獨腳戲的劇場演出日顯蕭條。

  當獨腳戲被時光的車輪無情碾壓之時,演了一輩子獨腳戲的毛猛達依舊堅信:這座城市還有很多百姓喜愛獨腳戲。退休之後的毛猛達和沈榮海,決定創作一台獨腳戲專場。這兩位搭檔近四十載、兩人歲數加起來超過130歲的“上海男人”,為了這一台“兩個人”的獨腳戲專場,毛猛達開始戒煙戒酒,沈榮海猛練伏臥撐,只為能在臺上開足馬力、演滿兩個半小時。毛猛達、沈榮海與出品方上海藝動天下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共同定下規矩:為了“不漏包袱”,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只在劇場駐演,連演出片段都不上電視不上網。

  然而,酒香也怕巷子深。不作推廣,誰知道牛莊路上的中國大戲院裏每月都在上演獨腳戲?毛猛達想起,上世紀80年代末,曾經舉辦過“三槍杯”小滑稽迎龍年匯演,正是通過那次匯演,毛猛達等一批二三十歲的“小滑稽”脫穎而出,成為之後三十年間上海獨腳戲的中堅力量。獨腳戲能否與“三槍”再度聯姻?劇組找到擁有三槍、海螺等八個上海“老字號”品牌的上海龍頭股份(集團)有限公司,雙方一拍即合。有了三槍的助力,毛猛達、沈榮海的形象頻頻出現在地鐵裏、公交車上,向世人高調宣告獨腳戲的回歸。上海龍頭股份(集團)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王衛民更是為《石庫門的笑聲》百場慶典創意策劃了昨晚這一場“我把黨來比母親——文藝黨課特別節目”。

  在毛猛達和沈榮海兩位藝術家身上,王衛民看到了一種為藝術執著堅守的力量,看到了三槍與獨腳戲一樣經歷坎坷而永不屈服的精神。1937年,抗日戰爭全面爆發,曾在射箭比賽中獲得三連冠的愛國商人幹庭輝註冊了“三槍”商標,從此“三槍”成為國民內衣的頭部品牌。不為人知的是,上世紀80年代之前的數十年間,三槍也一度步入低谷。然而,三槍人傳承老字號的精神,秉持“愛國、第一、時尚、健康”的品牌理念,突破困境,奮楫篤行,不僅重新擦亮了三槍這一品牌,使其成功打入國際市場,更讓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對三槍産生了深深的眷戀。最近舉辦的“傾聽時光尋找三槍人”活動,五湖四海的“三槍人”紛紛寄回了三槍服裝,那上面,烙印著他們各自的人生記憶,烙印著他們與三槍一起走過的崢嶸歲月。

  駐演百場,久演不衰,個中秘訣,是不斷創新。《石庫門的笑聲》以上海石庫門的變遷反映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上海市民生活的變遷,內容涉及上海服務、上海製造、上海購物、上海文化“四大品牌”。整場演出以毛猛達、沈榮海的獨腳戲雙檔形式為內核,以時下流行的脫口秀為外包裝,還有根據當天時事即興創作的“滑稽説熱點”。可以説,每一場《石庫門的笑聲》都不盡相同,每一輪演出,更是“脫胎換骨”。

  為了讓笑料新鮮有趣,毛猛達和沈榮海斷然捨棄他們説了一輩子的獨腳戲經典,為專場演出全新創排了七齣獨腳戲。每一輪演出結束,他們又立即與編劇梁定東一起編創新的獨腳戲,使專場演出一直保持新陳代謝、活水長流。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如此高頻率地推出原創獨腳戲,對編劇、演員都是一種“極限挑戰”。毛猛達卻認為:“當新鮮的噱頭拋給觀眾,觀眾與演員‘同頻共振”,發出會心的笑聲,如此享受,夫復何求!”

  變是常態,不變則汰,于藝術如此,于企業經營亦是如此。獨腳戲演員要以敏銳的藝術觸覺,感知社會的瞬息萬變,呈現在作品中;企業家則要以敏銳的經營頭腦,掌握國際國內局勢,順勢而為。面對國際貿易市場的波詭雲譎,三槍人未雨綢繆,制定策略,及早佈局。為響應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早在四年前,三槍就在衣索比亞大規模建廠,達成“中國製造、服務全球”的願景。當“鄉村振興戰略”推出後,三槍又將專賣店舖向更廣闊的鄉村市場。在非洲的産業佈局,三槍更是走在全國服裝界的前列。如今的三槍早已不再單一生産內衣,産品多元而豐富,涉及居家、運動、戶外等各種生活和運動場景,還是迪斯尼全球最大內衣合作商。超前的思路與佈局,帶來的是實打實的企業營收:龍頭股份國內營收20億元,海外營收也高達20億元!王衛民深信,企業拼到最後,拼的是産品和服務,而支撐起優質産品和服務的,則是永不止步的創新精神。

 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,讓所有的演出按下了暫停鍵。“居家隔離”的毛猛達和沈榮海並未停歇,他們不僅創編了不少提醒市民防疫的段子,而且還為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儲備更多原創獨腳戲。演出業“重啟鍵”甫一按下,《石庫門的笑聲》率先成為演藝大世界首部回歸劇場的演出。

  《石庫門的笑聲》百場演出,收穫了數千萬元的票房,更讓觀眾在笑聲中感受社會的正能量。同樣,在王衛民看來,企業存在的價值不僅是創造財富,更要承擔社會責任。新冠疫情爆發之初,三槍人就全民動員,全力趕制口罩,一度每天生産口罩500萬隻。聽聞上海趕赴湖北的醫療隊內衣緊缺,三槍人又想方設法,將價值1億元的內衣送進湖北,贈送醫務工作者。説起這些,王衛民很淡然:“抗戰爆發當年誕生的三槍品牌,天然具有愛國基因。承擔社會責任,踐行抗疫精神,三槍人義不容辭。”

  三槍與獨腳戲的成功聯姻,讓《石庫門的笑聲》演出進入了良性迴圈。80多年前,三槍從石庫門啟航,如今又與《石庫門的笑聲》親密攜手,使《石庫門的笑聲》完成了從作品到産品再到商品的升級跨越。這一成功案例,堪稱新時代文企合作的典範。